女性角色獨立意識的覺醒與選擇 艾麗絲·門羅:雙重生活
發布時間: 2019-10-20        來源:閱讀推廣部              點擊量:75        
       艾麗絲·門羅,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加拿大女作家,在加拿大有著廣泛的讀者群體。她筆下的女性面對生活的瑣碎,痛苦郁悶,試圖逃離,卻又最終學會與生活握手。其筆法樸素卻又不失細膩,被稱為當代的“契訶夫”。
       2019年10月20號下午,一場關于一位作家,同時也是一位母親和“普通的家庭主婦”的講座座無虛席。這是杭州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何暢教授在文瀾演講廳的主題講座“艾麗絲·門羅:雙重生活”。
 
 
       何教授的主題演講從三個層次分享了這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雙重生活:女性作家與母親,女性與男性以及加拿大與英格蘭。何教授的主要研究領域為18-19世紀英國文學和西方文論,但是她深入研究了艾麗絲·門羅,這位享有加拿大文學頗高贊譽的女作家作品。何教授謙虛地自稱為艾麗絲·門羅的粉絲,同時將短篇小說當成故事,結合艾麗絲·門羅的人生經歷,同觀眾分享了作品中人物所影射的作者的人生際遇。
 
 
       作品《好女人的愛情》,討論這么一個問題:女性是否與生俱來知道如何做母親。作者筆下的主人公,在小提琴和女兒之間選擇,隱喻著女性在工作與家庭之間的權衡,這也是艾麗絲·門羅雙重身份的選擇。小說中,在放棄與媽媽抗戰的那一刻,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女性的社會意義,而非一出生就決定的生理意義。
       由于艾麗絲·門羅的女性作者身份,在當時的加拿大處于困境,《辦公室》說的是業余女作家渴望有自己的辦公室的故事。書中提及主人公很喜歡辦公室這個詞,因為office, authority,author有著相同的發音開頭,而這些由于社會固有的刻板印象,被理所當然為男性所有,是這位女作家渴望的。
 
 
       女性和男性的社會意義不同,在艾麗絲·門羅的半自傳處女作《男孩子和女孩子》隨處可見。書中女孩接受著父母的刻板的傳統洗禮,而社會又塑造這女性該有的形象,影響父母,這讓主人公意識到女性體驗的復雜,沒有抗爭,最后接受自己作為女性的種種社會意義。
       關于加拿大和英國,何教授借由《錢德勒家族何弗萊明家族》這部作品,評論了加拿大文學的多元性與去中心。不同于美國的文化熔爐,加拿大以馬賽克作為多元文化的象征。
       在講座的尾聲,觀眾提問何教授有關艾麗絲·門羅對于女性思想的態度。何教授分析說,羅門的作品中展現了女性獨立思想的覺醒,沒有激烈的抗爭,不否定社會定義的女性意義,不盲目被定義,是清晰的自由選擇。
       正如艾麗絲·門羅推薦讀者閱讀她最后的作品《親愛的生活》,每個人都要拽緊拳頭,堅持下去。
 
圖/文:李凌霄
 
 
網站使用幫助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內部郵件
[email protected] ZJLIB.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圖書館 浙ICP備 10002501號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4088號|    

電腦版  |  手機版    |  APP